首页 > 武侠修真 >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第73节


  我点了点头道:“明日我们去附近集市上买一辆马车。”

  周朗苦笑道:“距离这里最近的集市也要有一百多里的路途,恐怕我是走不动了……”他所说的的确是实情,我看了看他的伤处,没有几天的休养他的伤势很难恢复。

天亮的时候,周朗又发起烧来,因为手头没有药物,我只好用冷水替他擦拭身体降温。因为他的伤情仍未稳定,我终于决定在这座破庙中暂时停留几日,等到周朗的身体恢复以后,再继续赶路。

  好在这山中不乏野果、野菜,我们果腹暂时没有顾虑,只是周朗的伤势不容乐观,创口处开始化脓,如果得不到及时医治,恐怕这条腿很难保住。

  “要是孙先生在就好了!”我看着周朗的伤口感叹道。

  周朗笑道:“生死乃是上天注定,平王何须如此感叹,再说这点箭伤还不至于要属下的性命!”

  我帮他清理完伤口,重新包扎好,转向山下的方向道:“不如我去回龙镇去看看,也许能够找到马匹。”

  周朗摇了摇头道:“平王不可只身犯险,那回龙镇已经被烧掉,应该不会剩下什么。”他建议道:“平王还是将我留下,你们先行赶往前方集镇,找到车马,再差人接我如何?”

  我其实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可是这山间常有野兽出没,周朗现在又毫无反击之力,连最基本的饮食起居都成为问题。如果我们离去,他的安危很难得到保障。

  我拿起周朗的长刀:“不必说了!我还是去回龙镇看看!”我之所以如此坚决的回去看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不慎将晶后交给我的懿旨弄丢了,抱着侥幸的心理看看能不能够找到。

  周朗见我如此坚决,只好作罢。我让瑶如留下照顾周朗,独自向山下走去。

  我悄悄来到回龙镇,经历浩劫的小镇满目荒凉,处处都是被熏炙的乌黑的断壁残垣,路上遍布烧焦的死尸,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作呕的焦糊味道。昔日繁华喧嚣的小镇,如今竟然成为一片死亡之地。

  我用衣袖捂住鼻子,向小镇中心走去,忽然留意到前方的交叉路口,竟然有纸钱在地面上随风翻飞。我心中一凛,迅速抽出长刀躲在断壁之后,贴着墙壁来到街角处,向前方望去,却见右侧的街道之上,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正在向空中挥洒着纸钱,想来正在凭吊死者。

  我收起长刀向她走去,那女子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竟然是得意居的老板娘苏三娘。

  “是你!”我们同时惊呼道。

  苏三娘将手中的纸钱全部洒向空中,来到我身前道:“公子怎么还留在这里?”

  我苦笑道:“我有一位朋友受了伤,只好滞留在附近,来此是看看有无可以代步的工具。苏老板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苏三娘道:“一来是为了超度这些亡魂,二来是为了取我未来及拿走的东西。”她美目之中露出怨毒之色:“我手下的那帮伙计窥觑我的财物,将我从马车上推了下来,我只好趁乱躲了起来。确信那帮马贼已经离去,方才敢回到镇中!”

  “三娘可知道那帮马贼的来路?”

  苏三娘叹了口气道:“一定和狼盗卓屠有关。”

  “卓屠?”

  苏三娘道:“这卓屠是活跃在秦国东部最为凶残的一个盗贼,他手下的党羽听说有万人之多。”

  我有些奇怪的问道:“他怎会屠戮回龙镇?”

  “这件事说来话长,卓屠去年抢了一位美女郭润玉,强行霸占为妾,可是没想到这郭润玉和他的得力助手柳三变竟然勾搭成奸,两人脱离山寨私奔,这卓屠用尽方法都找不到他们的下落,便迁怒于回龙镇……”

  苏三娘停顿了一下方才补充道:“柳三变祖籍于此,可是他的父母双亡,这回龙镇之上根本没有他的任何亲人!”言语间显得愤恨之极。

  这卓屠果然可恶,我问道:“难道官府也不过问吗?”

  苏三娘冷笑道:“官府?若是没有官府的暗地维护,卓屠焉敢如此猖狂,再说这回龙镇远离城市,便是官府接到消息又不知要过上多少时日了!”

  我看到她衣衫洁净,心中暗自奇怪,却不知苏三娘从哪里得来的这些东西。

  苏三娘似乎看出我的迷惑,笑道:“我在得意居的地下有一间地窖,很多东西都藏在里面,这几天我一直都躲在里面,大火未能烧到,所以才躲过了这场浩劫。”

  我心中一动,若是苏三娘有这间地窖存在,想来应该有可用之物。

  苏三娘道:“既然能够在劫后重逢,我们便可称得上有缘,我和公子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我饶有兴趣道。

  苏三娘指了指前方:“公子帮我运一些东西离开,我给公子提供一辆代步之车。”

  我笑道:“听起来的确公平!”

  苏三娘引着我来到得意居的地窖前,原来她在地窖内藏匿了不少金银细软,单凭她一个弱质女流的确无法运送出去。不过这苏三娘头脑也简单到了极点,若是遇到了其他人,窥觑她的财产,定然一刀将她杀了。我又在小镇的废墟中搜索了一遍,到处都烧得一片狼藉,那道懿旨就算遗失在这里,也必然被烧掉了,我彻底放弃了希望。

  苏三娘所谓的代步之车就是一辆独轮车,装上她的财产后车上便仅仅能够容一人坐下。

  我和她一起去山上接了瑶如和周朗,苏三娘这才知道躲过劫难的还有其他人在。

  周朗和苏三娘是老相识了,两人见面自然有一番感慨寒暄。

  我让周朗上了独轮车,拉着车子一路向济州的方向走去。

  苏三娘随身带有一瓶金创药,为周朗换药包扎之后,周朗的情况渐渐好转。我们一路上走走停停,一整天才走出五十多里。所到之处都是一片荒芜,连一个村庄都看不到。

  晚上便在路边的树林中宿营,我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进行如此艰苦的劳作,坐在火堆旁便不想起来,瑶如来到我身后为我揉捏着酸痛的臂膀。

  周朗感激道:“公子……周朗来世必结草衔环以报公子大恩。”因为苏三娘在一旁,他自然不好喊我平王殿下。

  我伸展了一下双臂道:“你若是真想谢我,干脆就教我几式刀法。”

  周朗有些奇怪道:“公子想学武功?”

  我点了点头,历经几次波折我越发感觉到拥有武功的重要性。
首节 上一节 73/752下一节 尾节 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都市邪神

下一篇:艳史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