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第24节

  王府中虽然人数众多,可是除了瑶如以外,没有任何人敢上前阻拦这刁蛮公主的率性胡为,仅凭瑶如一人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拦势若疯虎的燕琳。

  火借风势,迅速的将小楼燃着,我咬了咬牙,眼前的形势之下,我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我推开房门,向楼外跑去。与其被火活活烧死,还不如让变态公主一剑捅死的好。

  大厅多处已经被火烧着,我操起身边的花架,利用它多少可以起到阻拦的作用。

  我带着几点火星刚刚冲出楼门,早就候在那里的燕琳迎头一剑向我砍来,我双手举起花架迎向她的短剑,没想到她的这柄短剑锋利之极,噌的一声,已经将花架斩为两段,我扔掉花架拼命向远处跑去,燕琳岂会这么容易把我放过,举剑向我的身后追来。

  瑶如一边哭泣一边在身后追赶,王府内的其他婢女都远远站在一边,她们根本不敢过问这种场面。

  燕琳显然身负武功,眼看她距离我已经是越来越近,我情急之下向右方的九曲长桥逃去,利用长桥曲折的地形,也许可以减慢燕琳的速度,没想到燕琳娇叱一声,身躯竟然凌空飞起,居高临下的向我一剑刺来,我慌乱间只能在桥面上一个懒驴打滚,极为不雅的躲过了她的攻击。

  燕琳又是一剑向我刺了下来,我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向前逃去,有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被女人逼得如此狼狈。

  瑶如含泪赶到了这里,扑到在燕琳的脚下,玉臂紧紧抱住燕琳的双腿,泣声道:“九公主!你要杀,便杀我吧!”

  燕琳见瑶如这样维护我,芳心内更是又妒又恨,紧咬贝齿道:“贱人!你对他果然情深意重,好!我就让你们去地下做一对亡命鸳鸯!”她挥剑向瑶如的后心刺去,眼看瑶如就要在她的剑下香消玉殒,我咬了咬嘴唇,全力冲了过去,双手死死抓住燕琳的手臂,三人顿时纠缠在了一处。

  桥面本就极窄,我们失去平衡冲向护栏,随着两女的一声惊呼,我们冲出桥面跌入小湖之中,我的水性虽佳,可是猝不及防跌入水中,仍然喝进了一口湖水,瑶如和燕琳都不擅水性,先后向水下沉去。

  围观的多数是岐王府中的婢女,多数不擅水性,看到我们三人落水,慌忙去找竹竿来捞我们。

  我搂住瑶如的娇躯,向桥面游去,瑶如在我的帮助下成功爬到了桥上,娇躯都已经被湖水湿透,诱人的曲线毫无保留的显现出来。

  那帮婢女惊呼道:“九公主沉下去了!”我回头看去果然在湖面上再也看不到燕琳的踪影,这可是非同小可的大事,要是这个变态公主淹死在水里,我肯定难逃一死,

  我在水中解开自己的外衫,向水下潜去,如果在大康遇到这种刁蛮变态的女人,我一定让她自生自灭,活活溺毙在湖水之中,可是这里是大秦,燕琳又偏偏是秦宣隆皇最宠爱的九公主。

  我终于在水下看到了燕琳,此刻的她已经完全失去了飞扬跋扈的气势,双臂伸向前方,娇躯不断的向下沉去。

  我迅速潜游了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身体,我无法断定她是否仍然活着,右手恶作剧的在她乳头上用力的捏了一把,燕琳的娇躯颤动了一下,这刁蛮公主的生命力果然顽强,我双脚轮番下踩带着她向上浮去。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燕琳拖上桥面,早有婢女拿来毛毯裹住了她湿透的身躯。瑶如看到我平安回来,竟忘记了周围还有她人在场,扑入我怀中大声哭泣起来,我轻抚她的肩头,正要安慰几句,这时婢女们惊恐的喊道:“九公主是不是死了!”有两名胆小的婢女已经吓得哭出声来,若是燕琳真的死了,我们所有人恐怕都要被处以极刑。

  我分开人群走了过去,燕琳直挺挺的躺在桥面之上,双目紧闭,一身骑马装早已湿透,勾勒出曲线玲珑的躯体,平心而论,如果她不是性取向异常的话,倒也算得上是一位绝代佳人。

  我摸了摸她的脉搏,虽然微弱,可是仍然存在,右手捏住她的鼻翼,左手拖住她的下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俯下身去度入她冰冷的樱唇,燕琳的樱唇丰盈而充满弹性,吻在上面倒有几分诱人的感觉。

  也许是呛入了太多的冷水,燕琳仍然未见醒来,我并拢双拳狠狠的砸在她胸口,触手处充满惊人的弹力,让我忍不住心中一荡。也许只有对燕琳的这个部位我才能下得去如此的重手,多少也是对刚才她骄横跋扈的一种报复。

  我捶了几下,又俯下身去,向她樱唇内度气,不曾想燕琳猛然睁开了双目,当她看到我正趴在她的身上,双手捉住她淑乳,嘴边印在她樱唇之上,羞愤到了极点,哇!的一声,一口冷水喷了我一脸,我擦去脸上水渍,欣喜道:“没事了!没事了……”

  燕琳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又连续吐出了几口冷水。她一把推向我的胸口,我全无防备之下,仰头倒在了桥面上。燕琳站起身来,一脚狠狠的踢向我的下体:“淫贼!”

  我惨叫了一声,剧烈的疼痛从下体迅速的扩展到全身,我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燕琳还要向我一脚踏来。

  “不要!”瑶如不顾一切的扑倒在我的身上,燕琳连续在她身上踢了几脚。

  这时候一个愤怒的声音吼叫道:“九妹!你做什么?”却是岐王燕元宗收到消息及时赶到。

  燕琳妙目之中充满泪水,她双手指着我的鼻子:“这个淫贼,竟敢当众羞辱于我!”

  岐王早已从婢女的口中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怒目盯住燕琳:“你以前胡闹,我便算了,可是今日居然想做出行凶杀人的事情,当真是顽劣成性,这次的事情我一定会禀告给父皇,到时候看他还会不会维护你!”

  燕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平生她这位七皇兄对她最是疼爱,没想到今日竟然为了一个淫贼当众训斥她。燕琳用力跺了跺脚推开人群向远处跑去,几名婢女正要去追她,却被岐王喊住:“不要管她!”

  燕元宗的目光这才落在我的身上,他叹了口气,一脸歉疚的把我扶起:“平王殿下!元宗教妹无妨,让你受委屈了!”

  我本想说几句客套的话,可是下体的疼痛一阵阵的传来,竟然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燕元宗看到我的模样顿时明白,向瑶如道:“你扶平王去望湖阁暂时休息,再找一位大夫为他医治一下!”瑶如泪光盈盈的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事,俏脸顿时变得煞白:“坏了!那幅百寿图!”

  我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想来是瑶如刚才只顾着救我,将百寿图遗失了,好在这里人手众多,找回并不困难。

  一名婢女在被大火烧成废墟的缥缈楼前找到了百寿图的一角,其他的部分早已被火燃尽。瑶如吓得身体都失却了温度,我握住她的纤手帮她镇静下来。

  燕元宗看到眼前的情景,脸色顿时沉了下去,母后的寿辰将至,没想到贺礼却变成了这幅样子。

  瑶如含泪跪了下来:“岐王殿下……都是奴婢失责,请殿下责罚……”我看到她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中不忍,岐王的目光向我看来,我知道他正等待着我的回答。

  那幅百寿图耗去了我整整两个日夜的苦工,现在距离秦后寿辰只有半日,我便是片刻不停的赶工也写不出来,更何况在下体遭到重创的情况下。

  燕元宗看到我的神情,失望的叹了口气:“看来燕某只有再做打算了!”

  我灵机一动忽然想到,这对我来说恰恰是可以见到项晶的一个良机,我决不可以放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向燕元宗道:“不如我为皇后画一幅肖像!”书法我是无师自通,丹青之术我却是得师于皇宫御用画师恺之,深得恺之勾勒用色之真昧。

  燕元宗双目一亮,他并不知道我还擅于丹青,不过自古书画一家,他马上也就对此深信不疑:“如此甚好,不过……”他忽然又想到一事,疑虑道:“可是你并未见过母后,又怎能描绘出母后之绝代风华?”

  我趁机进言道:“此事倒不算难,只要胤空见到皇后一面,便可以绘出她的神韵!”我这句话并没有夸大,十二岁的时候,恺之与世长辞之时便说过,当世之中能够得到他真传的便只有我一人而已。

  燕元宗沉吟了一下,并没有即刻答应下来。寿筵将至,皇后正忙于宴请诸公的事情,哪里又能够抽出时间来和我相见?他来踱了几步问道:“你可有把握在短时间内画好我母后的肖像?”

  我充满自信的答道:“岐王放心,我一定可以准确画出皇后的风采!”

  燕元宗眉头顿时舒展开来,露出欣喜之色:“好!今晚你便随我一起前去,你在一旁仔细观察,宴会结束之前一定要为母后画好肖像!”

  “胤空从命!”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本来以为事态急转直下,没想到前方又凸现契机,只要我能够把握住这次难得的良机,接近皇后,进而获得她的好感应该不难。

  燕琳全力施为的一脚踢得我着实不轻,我在瑶如的扶持下来到了望湖阁,在我的要求下,岐王把孙三分从质子府接来,看到我狼狈的模样,孙三分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我指了指下体道:“九公主干得好事!”孙三分叹了口气,把药箱放下,瑶如慌忙为他倒了一杯清茶。
首节 上一节 24/752下一节 尾节 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都市邪神

下一篇:艳史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