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第695节

李慕雨大吼一声全速向楼梯的入口处冲去,他看出必须要阻止对方的远距离攻击。

赤鲁温、阿东、狼刺等人也争先恐后的跟了上去。

我和轻颜、慕容嫣嫣、桓小卓处在队伍的当中,手上却仅仅剩下桓小卓藏起的一枚霹雳弹。近日两枚霹雳弹都没有起到预想的效果,这艘巨型画舫历经两次爆炸之后,船体仍然完整无损,此时我们才发觉整个船体为精钢打造,想将甲板炸穿,绝非易事。眼前最可行的方法就是尽快将祈峰拿下。

我反手将一名武士击倒,劈手将他手中的长刀夺过,全速向祈峰冲了过去。

祈峰身前的四名武士率先向我迎来,我怒吼一声长刀闪电般划过他们四人的咽喉,冲破重重血雨,继续向祈峰接近。

祈峰的脸色此时变得越来越黑,他低声道:“今日本王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他猛然握紧双拳,整个身躯傲然挺立起来,骨节发出啪啪作响,外袍无风自动,向外膨胀起来,我将全身内力贯注于长刀之中,身躯高高跃起,双手握刀,居高临下向祈峰的头顶劈去。

祈峰暴喝一声,黑色长发竟然根根竖起,头顶紫金冠冲天飞起,一双手掌漆黑如墨,径直迎向我的刀锋,他竟然想用一双肉掌硬撼我凝聚全力的一刀。

我充满杀机的目光和祈峰阴冷的目光在虚空中相遇,彼此体内的热血顿时沸腾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找到这种热血澎湃的感觉。刀光在我视野中瞬间远去,遭遇祈峰手掌的同时,刀光顿时弥散,消失于无形之中。

祈峰散乱的长发为我凛冽的刀气所逼,断裂数缕,轻轻荡荡的飘落下去,半空之中立时化为齑粉,他的脚步连续后退了三步,一双手掌竟安然无恙,脸上的黑气更重。

我双臂一麻,就势一个后翻,与此同时五道蓝幽幽的闪光向我的身体射来,我在空中变换身形,以长刀将暗箭一一击落。

重新落地时,和祈峰之间已经被武士再度隔离开来。

阿东和狼刺杀回我的两侧,我大声道:“先抓住祈峰再说!”

祈峰发出一阵桀桀怪笑:“好大的口气,今日我倒要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他手下的武士团团向我围困而来。

此时轻颜和慕容嫣嫣同时将手中的玉簪向那些武士掷去,那些武士亲眼见到霹雳弹的威力,此刻已经成为惊弓之鸟,殊不知轻颜和慕容嫣嫣这次是虚张声势,一个个下的慌忙向后退了回去,唯恐躲之不及。

李慕雨和我心领神会抓住这难得的时机,同时向祈峰冲了上去,我此次选择的目标是祈峰的双目,他有木高窟的邪功护体,寻常兵器恐怕难以伤到他的身体,不过眼睛通常是人体身上最为娇嫩之处,我想他也不会例外。

李慕雨一拳攻向祈峰的后心,和我呈前后夹击之势,力求这一击能够将祈峰拿下。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脱困】(上) 石章鱼

身后传来数声凄惨的大叫,李慕雨手下的四名高手在祈峰那八名贴身武士的夹击下,已有两人丧命,形势对我们越发不利起来。

祈峰怒吼一声,单掌抓住我手中的刀身,长刀在我们两人共同的力量下,变得弯曲如弓,此时李慕雨雷霆万钧的一拳再度击打在祈峰的后心,祈峰身躯微微晃动了一下。

长刀终于无法承受我们彼此的力量,从中间分成两段,我以半截断刀,狠狠地向祈峰左眼刺落,祈峰及时闭上双目,断刃宛如戳中枯木,发出“咚!”地一声怪响。

祈峰将手中半截断刀,反手向李慕雨插去,李慕雨身躯微晃,他若是后撤,定然会失去再次进攻祈峰的良机,他咬住下唇,又是一拳狠狠击中祈峰的后心处,半截断刀斜行插入李慕雨的右肋,而李慕雨的三记重拳,也终于让祈峰的真气少许溃散。

我僵持在祈峰左目上的断刃,猛然感到前方一空,忽然的突破感,让我手中断刃向前插入了半寸,便是这半寸已然伤到了祈峰的左目。

祈峰发出一声惨叫,一拳向我胸口打来,我以左手握住他的手腕,右手握刀继续向前挺进。

我们三人的近身肉搏,让其他人根本无法插入。

脚下猛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剧烈的震动让我们无法站稳身形,原本纠缠在一起的我们被远远摔了出去。

船身发出嘎吱吱的断裂声,画舫中间的位置裂开一道接近丈许的裂痕,显然是潘渡手下的那六名擅长水性的手下完成其他任务以后,来到了我们的画舫下面,以霹雳箭射入画舫的底部,炸开船体。

画舫缓缓向水下沉去,我放弃了对祈峰的继续追击,拉起轻颜和慕容嫣嫣地手臂,向水中跳去。

画舫之上一片慌乱。对立的双方在此时立刻放弃了争斗,全部投入自救之中。

我方的众人对眼前发生的情况早已有了准备,趁着混乱,全力向东边不远处的荷花荡中游去。

我一直不明白潘渡让我们前往荷花荡的真正用意,等我们游入荷花荡中,方才知道在荷花荡之中竟然藏有三艘木船。

连我都猜不透潘渡是如何与外界联系。有时怎样安排这三艘木船过来接应地?

我将轻颜三女托上木船之中,自己方才爬了上去,潘渡和管舒衡、阿东上了这艘木船与我们共乘。李慕雨和其他人上了另外两艘小船,操桨的老人缓缓划动双桨,小船在荷叶中穿梭行进。

凄惨的呼救声在耳边渐渐远去,回身看去,却见湖面之上到处都是燃烧的火光。

“马上这里的事情便回惊动整个望江城。”潘渡凑到我的身边。

我点了点头道:“应该说是整个晋国。”

操桨的老者道:“出了荷花荡,便可以抵达流芳河。”

我皱了皱眉头道:“将我们在最近的湖岸放下,河道之中一定会有祈峰的人埋伏。”

老者笑道:“我们便是从那里划过来地。那里没有人在,流芳河两岸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芦苇荡,祈峰就算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将整个芦苇荡封锁住。”

我有些奇怪道:“祈峰已经将湖心岛周边地水域封锁住。你是如何收到消息,在这里接应我们的?”

老者笑了起来。

潘渡微笑道:“我和苏老波之间是依靠信鸽互通消息,祈峰没有想到这一点。”

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前方水道突然变窄,可是因为视野中全都是荷叶的缘故,我们并没发觉已经进入了流芳河中,那老者道:“我们在前方两里处上岸。马匹车辆全都准备好了。”

首节上一节695/75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都市邪神

下一篇:艳史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