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第627节

我们从陆路前往秦国,因为担心晶后的病情,路上不敢多做停歇,日夜兼程前往秦国,七日之后,我们抵达秦国西部大城峦阳。

峦阳乃是秦国国家粮仓之所在,现在秦国旱灾,从各地运来的粮食都在这里同意储存,然后调配到各方,其中也包括从大康借来的粮食,峦阳因此成为秦国目前最重要的一座城池。

为了避免饥民动乱抢粮,这里的驻军总数达到了六万人,负责统军的将领是岳驰竞,此人原是雁州城守,当初我随白晷北征东胡的时候,和岳驰竞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我对此人的印象相当的恶劣,当初就是他据守雁州,紧闭大门,任由十几万的秦国士兵自生自灭,虽然说他当时是受了晶后的指使,可是身为边关守将,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的确为人不齿。

岳驰竞听说了我和燕兴启抵达的消息,慌忙率领城内的大小官员迎接而出,极尽恭敬的将我们一行迎入城内官邸。

无论我的态度如何冷淡,那岳驰竞总是笑脸相迎,看来他能够得到晶后的重用也并不是偶然。

晚宴以后,燕兴启来到我歇息的庭院,他在途中多次想跟我详谈,总是被我不冷不热的给顶了回去,现在来到秦国境内,他仍旧模不准我心头真正的想法,看来是想探听一下我的决定。

我笑道:“大哥来得正好,慧乔刚好为我泡了一壶上好的药茶,你陪我尝尝。”

燕兴启笑道:“没想到我居然有这样的口福,王妃亲手沏的药茶我倒要尝一尝。”

我望着燕兴启两鬓渐多的白发道:“这药茶有乌发之效,回头我给大哥带上两盒。”

燕兴启下意识的摸了摸鬓角,苦笑道:“岁月催人老,看来我不认老也不行了。”

我微笑道:“人终归会有老的一天,任何人不会永远年轻。”

燕兴启叹了一口气道:“只可惜我至今没有实现心中的愿望!”他口中的愿望当然指的是登上大秦的皇位。

我短期茶盏,故意装出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

燕兴启低声道:“太子殿下难道对缪氏宝藏当真没有兴趣?”

我缓缓放下茶盏道:“若是说我对缪氏宝藏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我自然是说谎话。大哥,你的意思我明白,想用藏宝图换取秦国的皇位,可是有一点你必须要搞清楚,大康和大秦虽是盟国,可是我却不好干涉秦国的内政。”

燕兴启道:“太子殿下,项晶已经病入膏肓,除非出现奇迹,她应该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强行按萘住心中的怒气。

燕兴启看到我的表情不对,停了停方才道:“泽王燕元立只不过是个庸碌无为的儿皇帝,项晶一死,他根本没有能力控制住秦国的大局,更何况秦国现在内忧外患,正处多事之秋,想不乱都很难。

我冷笑道:“若是大哥登上了皇位能够稳定住秦国的局面吗?”

燕兴启点了点头道:“我虽然没有太子殿下这样的本事,可是对付秦国的这帮王公大臣还有些把握,只要我把握秦国的朝政,我一定能够将局面稳定下来。”

我直截了当的问道:“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燕兴启道:“我会帮助太子殿下找到缪氏宝藏,而且秦国至此以后,会向大康称臣。”他为了登上皇位,居然想到出卖大秦,不过以我对他的一贯了解,燕兴启的话很难相信,他现在说得虽然很好,可是一旦他登上了皇位,说不定第一个就会倒戈相向来对付我。

我微笑道:“大哥说了这么久,可是我却未看到你的任何诚意。”

燕兴启当然明白我所说的诚意是什么,他咬了咬嘴唇道:“只要回到秦都,确保我平安无事,我便将藏宝图交给你!”

我盯住燕兴启的双目道:“有件事我一直都很奇怪,燕元宗究竟是怎样死的?”

燕兴启狡黠的一笑道:“这件事恐怕没有人会知道了,害死燕元宗的是燕元籍,燕元籍此刻早已成为一堆枯骨!”

我冷笑道:“难道大哥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太后之所以要杀你,就是因为他将燕元宗的死算到了你的头上。”

燕兴启叹了口气道:“这次我返回秦国,实责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我意味深长道:“大哥觉得以生命去换取一个虚无缥缈的位置,值得吗?”

燕兴启双目之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值得!就算付出生命,我也无怨无悔!”

第一百七十二章《火热》

  “我会尽力帮你的!”对燕兴启我仍然没有轻易作出承诺。现在的燕兴启所能凭借的只有那一张藏宝图,一旦藏宝图落入我的手中,他就变得毫无价值,我

将毫不犹豫的将他铲除。

  燕兴启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会牢牢握住这张王牌,不到关键的时候绝不会出手。

  燕兴启走后不久,峦阳守将岳竞驰前来求见,我本来并不想见他,可是岳竞驰却献给了我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

  唐昧帮我将礼盒打开,却见盒内放着一对巧夺天工的翡翠玉马,正是当初我送给秦太子燕无籍的礼物“马踏飞燕”,我在秦太子府内当众受辱的情形顿时浮现在眼前,那时我便是被马儿碾踏于蹄下的燕子,而现在我已经成为腾空飞奔的骏马。岳竞驰此人看来是下了一番苦功,用这种礼物作为敲门砖,我还有什么拒绝他的理由呢?

  我虽然讨厌岳竞驰,可是对此人并没有深刻的印象,对面相处之时,他的轮廓才在我的脑海之中渐渐清晰起来。

  平心而论,岳竞驰长得仪表堂堂,正义凛然。这让我忍不住想起了高光远,人果然不可貌相,外表光鲜未必代表他不是一下大奸大恶之辈。

  岳竞驰恭敬道:“太子殿下住得可习惯吗?”

  我微笑道:“岳将军凡事均考虑的如此周到,我又怎会不习惯?”我的目光落在那对马踏飞燕之上,这对宝物怎会落在他的手上?

  岳竞驰似乎察觉到了我心中的想法。低声道:“这对马踏飞燕,乃是去年我奉太子懿旨查抄燕元籍府邸的时候所发现。后来听说这是太子殿下的东西,本来早就想给太子送过去。苦于一直没有机会,所以才拖到现在。”

  我笑道:“岳将军费心了,如果不是你送来这对马踏飞燕,过去的很多事情我就要淡忘了。”

  岳竞驰听出我好像话中有话,神情显得有些尴尬。他有些艰难道:“太子殿下是不是还记得下官在雁州的事情?”

  我呵呵笑道:“怎会忘记?当日若不是岳将军紧闭城门,白晷的十几万大军又怎会全军覆灭,我龙胤空又怎会流落东湖?”

  岳竞驰鼻尖之上渗出细微的汗珠,显然心中恐慌到了极点,他鼓足勇气道:“太子殿下,我岳竞驰只是一个小小的边关守将。凡事都要听从朝廷的吩咐,这些事情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是没有想到会连累到殿下……”

首节上一节627/75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都市邪神

下一篇:艳史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