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第229节


  落寞抢在身前为我推开清月宫的大门,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是如此亲切熟悉。内心中不觉产生睹物思人,物是人非之感。从宫内的摆设和布局来看,落寞果然是费了一番心思打扫。

  推开灵堂地隔门,落寞规规矩矩的候在门前,易安一定告诉过他规矩。这间灵堂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

  黯淡的光线从窗格中透入,依稀可以看到室内的轮廓。我掏出火石,点燃供桌上地蜡烛。供桌之上已经积了许多灰尘,抬起头,我亲手为母亲绘制的那幅画像仍然挂在原处,画中的母亲笑语嫣然。正慈和地注视着我。母亲的灵位之上也落了少灰尘,我默默的拿出丝帕,轻轻将灵位擦拭干净,端端正正的放在供桌之上,然后默默跪在了地上。

  黑暗可以掩饰住我地泪水,却掩饰不住我内心的忧伤,心中默默呼喊道:“娘亲,孩儿回来了!”

  我郑重的叩了三叩,这才从画像后取出那个藏有母亲骨灰的玉瓶,小心的藏入自己的怀中。我示意落寞将清月宫的大门锁上,这清月宫中再也没有我任何的牵挂,我过去的一切都将被深锁在这寂寞的深宫之中……

  回到平王府没有多久龙天启便来拜会,看到他紧张的表情,我料到一定又有什么事情发生,屏退众人后,他这才低声道:“皇侄,你知不知道,陛下要让你前往宣城受封?”

  我点了点头头道:“他今日跟我提过,让我大婚之后马上赶赴宣城。”

  雍王怒道:“这八成都是你那几个皇兄的主意。”

  我淡然笑道:“宣城和康都不过三日的距离,而且那片土地在我去秦国之时,父皇便已经赏赐给我,我身为宣城这主,自然要去受封。”

  雍王道:“虽说如此,可是你的几们皇兄也各有封地,怎么不见他们回到自己的封邑,唯独只让你远离康都,这分明是想让你远离政权的中心。”

  我微笑道:“皇叔难道没有听说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我最近做出的一连串成绩必然招致他们的嫉妒,去宣城平定一下民乱对我也不无好处,至少可以躲避这些皇兄合力对付我的锋芒。”

  雍王道:“可是……陛下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你选在现在离开,若是忽然他又什么不测……你未必来得及做出反应。”

  我大笑了起来,当初我也有过这样的担心,可是自从见过歆德皇以后我便打消了这个顾虑,他的病情远远没有外界宣扬的那般严重,身体状况良好,而且他对于权力的喜欢非但没有任何减退反而愈见狂热。我和诸位皇兄角逐皇位的同时也是在比拼着彼此的而性,谁先沉不住气,谁就将第一个被踢出局。

  雍王道:“皇侄纳妃之事进展的究竟如何?”

  我刚刚将妃子的人选定下来,是以他并不知道。

  “我刚才入宫的时候就是为了此事。”

  雍王双眉一挑:“哦!不知道你选得是何人家的女儿?”

  “翼王林悲风的独生女林楚儿。”

  雍王舒了一口气道:“皇倒的眼光果然准确。”

  我这才想到雍王和左逐流之间素有仇隙,从他自身出发自然不想让我成为左逐流的东床快婿。

  我微笑道:“皇叔对这个林楚儿有没有什么了解?”

  雍王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翼王对她这个独生女儿极为宠爱,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不过皇侄能够成为他的女婿,肯定是一件好事……”他皱了皱眉头道:“不过……翼王上次就因为陛下要纳林楚儿为妃的事情和陛下几科翻脸,这次只怕没有这么顺利。”

  我正要开口,却听门外唐昧道:“公子!勤王和兴王送了请柬过来。”

  我微微一怔,天下竟有这么巧的事情。

  唐昧将两张拜贴递到我的手中,展开拜帖一看,却是勤王和兴王分别在府中设下晚宴为我洗尘,时间都是今晚。雍王和我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这两人请客的时机把握的果然十分准确。

  表面上看两者都是为我接风洗尘,实际上却是让我在两大阵营中做出抉择,我无论却哪一边都会得罪另外一方。

  雍王意味深长道:“皇侄的这顿饭恐怕不是那么好吃。”

  我将两张请柬扔在了茶几之上,向唐昧道:“你替我回绝他们,说我今晚我有要事,明晚我会在平王府府设宴,向他们两位的诚意答谢。”

  唐昧道:“公子有什么要事?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恐怕……”

  我微笑道:“今晚我会和八皇叔打算去翼王府拜访。”没有比这更加充分的理由,女婿登门拜会未来岳丈,其他的事情自然都可以推却。

  雍王双目之中流露欣赏之色。

  我既然已经决定要纳林楚儿为妃,就要让这件事情顺利的进行。根据我目前所了解的情况,林悲风未必会轻易答应父皇的赐婚,在他做出最终的决断以前,我必须先行拜访一下他,用我的表现来影响他的看法。达到我最终的目的。 第六十七章【婚前】

当年歆德皇曾经封赏了七名异姓王,如今活着的还有三位,仍然拥有王位的只有翼王林悲风,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有西宫静德妃作为后盾,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林悲风骁勇善战,曾经为大康立下无数战功,而且他对歆德皇忠心不贰。

翼王府位于康都城西,从我的府邸前往那里需要穿越整个康都城。

我带着精心挑选的礼物和雍王一起在唐昧等人的护送下缓缓向翼王府而去。

在东胡的那段时间,让我养成了骑马的习惯,我和唐昧并辔行进在雍王的马车之前,浏览着康都黄昏时候的景色。

刚刚恢复不久的和平,让整个康都重新回到歌舞升平的景象之中,我暗自感叹道:“受战争伤害最深的往往都是普通的百姓,大康的官吏早已忘记了这场惨痛的战争,现在已经重新回复到声色犬马的生活。”

大康表面的繁华之后,是巨大的危机。前方的道路之上,几名士兵正在将两个乞讨的小乞丐踹倒在地,拖着他们向城门的方向而去。唐昧双目之中充满了愤怒之色,低声道:“康都之内,无人乞讨,原来就是这样得来的。”

我喟然叹道:“表面的功夫做得再好,也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那些士兵似乎被小乞丐激起了愤怒,拿起手中的棍棒无情的向他们砸去。

唐昧再也按捺不住愤怒,大吼道:“住手!”

那几名士兵愕然抬起头来,其中有一人竟然认得我,慌忙跪倒在地道:“平王千岁!”

我挥了挥手道:“起来吧。”这些士兵也是奉命行事,我没有必要为难他们。示意唐昧给了那两名乞丐一些银两,打发他们赶快出城。

唐昧看着那帮士兵仓皇离去。余怒未消道:“公子就这样算了?”

我淡然笑道:“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多数都并非情愿,何必追究。”
首节上一节229/752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都市邪神

下一篇:艳史记

推荐阅读